今天早上被一陣一陣的陣痛痛醒,昨晚根本沒睡。陣痛開始規律,每十五分鐘痛一次,老公決定吃完早餐就送我去醫院。後來持續到每十分鐘痛一次。在醫院的時候已經開四公分了,等到中午,陣痛越來越劇烈,變成快要每五分鐘痛一次,可是還不到一直疼痛的極限!在台灣應該就直接催生了,可是澳洲的醫院堅持一直疼痛還開十公分才讓我近產房。

中午的時候midwife來跟我姐市並非他們不接受我,他們可以讓我待在病房裡等待,可是回家對我來說比較舒服且家離醫院不遠的話,他們建議我回家等待。最後我們問說那要到什麼程度才可以進產房,醫生竟然說痛到我無法走路講話的時候!!!!

回到家後我根本已經沒力氣吃午餐,我直接上床躺著休息,可是無法休息,因為陣痛越來越密集。痛到我已經開始叫了,老公一直安撫我幫我按摩下背,後來下午的時候他聽我哀叫到不行,決定再送我去醫院。老爸怕老公開車分心,決定全家出動一起去,老爸還因為緊張把自己的車子刮傷!

一路上哀嚎不斷,到醫院門口,我發現羊水破了。可是我也真的痛到無法走路,老公去推了輪椅過來,到了五樓產房,直接進去檢查,那時我已經痛到歇斯底里神智不清了,可是還是沒全開!!!!後來醫生來看我,他見我痛苦,問我要不要減輕疼痛的方式。還沒等醫生說完,我就直接說:epidural please!!!

我被移到較大的產房,等麻醉師來幫我打無痛分娩,等待很痛苦,因為痛到我快要尖叫,我是不太會叫的人,老公都被我嚇死了。麻醉師來了,是個很帥很年輕的醫生(可見痛的時候對美醜還是很能判斷:P),醫生很溫柔的跟我解釋他會怎麼進行,然後要我跪在床上讓老公抱著我,這樣才不會亂動。其實我心理很害怕,因為當初不想無痛分娩的,可是疼痛讓我變coward! 醫生動作很快,弄好後老公還一直稱讚年輕醫生帥又專業。很快沒幾分鐘就真的不痛了,年輕帥醫生來問說:no pain? 哈哈~

Midwife叫做Beth,已經是輪班後的另一個,超級nice的人。之後來了個實習醫生也一直陪著,到晚上十點多又算了一個輪班的midwife,年輕的,也很溫柔,我們還一起打賭寶寶什麼時候會出生。我跟老公猜半夜,他們一個猜凌晨一點,另一個猜兩點。

結果我們大家都猜錯了!

conni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