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has been a week after I watched the movie "Lust and Caution". I wasn't that moved while watching it in the theatre but images kept flashing back in my mind and I was slowly moved. The director is like the magician who makes a ripple on the surface of our mind. The movie was quite shocking and smartly revealed. Overall, it's a good movie without any question. These controversial sextual scenes that were now seen as necessity of directing audience into the main theme. I have to say that I wouldn't mind to watch it again! :)
 
Just read an article commenting on the movie that I think quite corresponding to what I thought. Enjoy reading:
 
 
 
浪漫看色戒
更新日期:2007/10/09 00:50

期待這部片子已經很久了。從它還在選角,還沒開拍,我就已經把【色,戒】讀了一遍。片子在威尼期發熱的時候,我又讀了兩遍,搜尋閱覽了無數篇【色,戒】相關新聞,包括丁默邨和鄭蘋如的故事,張愛玲和胡蘭成的愛恨糾葛;並且在自己部落格裡,收錄了【色,戒】的兩篇報導,和一篇期待的心情。

從威尼斯影展開始,【色,戒】的相關新聞沒有一天中斷過,真的,一天都沒有。每一天都可以在奇摩新聞裡搜尋到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報導。一部還未上映的電影,在奇摩電影裡已經被討論的沸沸揚揚,各種各式批評和溢美的聲浪都有。不是還沒上映嗎?不是還沒看過嗎?到底這些評論都評藉著什麼啊?還是在奇摩電影發文討論的人,此刻正好都在威尼斯?通通在影展上看過了?

我不否認,這些評論也影響我期待的心情,因為太期待了,怕片子不如預期,我已經關注它那麼久,如果它真的不好看,我想,我真的會很傷心的。

直到決定去看的那天,我心情還是忐忑。

我是一個人去的。

原本是和先生相約一起去,可是他太忙了,這幾天又忙著準備去大陸出差。十月份是我生日,我纏著他帶我去看,他嘴巴說好,卻遲遲擠不出時間。我等不及了,某天在看完一篇色戒評論後,衝動便在網路上訂了票,關上電腦衝出門去。

我的個性向來是這樣的,有股衝動的傻勁,某根筋被挑起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去幹。

而且因為是期待很久的片子,雖然也很享受和生先肩併肩走進電影院,但我更渴望有一個人低迴品味的空間。

自己先看一次,再和先生看第二次,我是這麼想的。

那是一個平常日的下午,我騎車繞到華納威秀附近,好朋友在那兒開餐廳,我出門太早了,就順到繞過去吃了碗麵,又興奮又忐忑的來到影城,換了票,第一時間進場。因為這是個上班的時間,如我一般進場來看電影的,有老先生老太太,也有中年媽媽帶著年輕女兒,很多像我這樣一個人,匆匆提著筆電、公事包進來,也有兩兩成雙的年輕女孩,反而比較少情侶。

其實我覺得媒體太過度炒作了,走進電影院時,我很不爽。

過度炒作的結果就是,人人都覺得不去看好像跟不上流行,於是乎,吸引了許多原本不是李迷,也不熱愛這種題材的觀眾進戲院。

任何一部再好看的電影,也無法取悅所有的觀眾。像我,武打動作片不是我的菜,就算功力再深的導演來拍,也入不了我的眼。這無關電影優劣,而是個人的喜好問題。以前就有人告訴我,斷背山悶的要命,我想,不見得是斷背山不好,而是入不了他的眼,這很現實的。

我一坐下來,就聽到身後兩個年輕女孩的聲音:「我聽說不好看,很無聊耶!」「先看再說,管他的,有梁朝偉的蛋蛋就好。」

倒胃口。

不曉得身後那個人是不是真心這麼說,我知道有一種情況,就是心裡很喜歡很期待某種事物,真到了它眼前,卻強自壓抑著,滿嘴不屑的說:「還可以啦!」的那種高傲姿態。像是怕自己的品味不被認同,所以先行好好踐踏一番。

但,也許她們就是來看蛋蛋的。王八蛋。(不好意思,覺得有押韻就順便開罵了。)

撇開那些雜音不說,我只暗暗祁求一件事,希望這票人電影開場後都通通安靜,我很害怕被打擾。

* * *

散場後,我腳都麻了,腦中有一片很長的空白,亂烘烘的,茫茫然的,不敢置信,電影已經結束了?它真的已經結束了……?

走出戲院時,隱約還聽到有人說:「唉哎,反正我對它也沒什麼期望,好簡單哦,看過就算了啦。」

我立刻快步往前走,儘快拋開這些雜音,我腳步踉蹌,腿還很麻,腦中的空白讓我根本沒辦法判斷任何事。包括,很重要,可以說是最重要的一件事--這部片到底好不好看?我的期待到底有沒有落空?

騎車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很沉重,回想起剛剛看過的電影,難以釋懷,還想知道更多更多更多,一個個漫無邊際的幻想,像水裡的泡泡,啵啵啵一個接著一個浮上來。

我反覆的想,有沒有更好的結局?有沒有更完滿的可能?在好多個關鍵片刻裡,如果某人說出了一句完全不同的話,王佳芝的命運是否就此扭轉?

好像沒有。沒有。

我悵然幻想著,想過一些很荒誕不經的點子。例如,如果王佳芝的初夜,是獻給鄺裕民,結果會怎樣?身為鄺裕民,要怎樣才可以有說服力的和王佳芝結合在一起?

也許有可能的。如果鄺裕民對王佳芝的感情不是那麼壓抑,如果他對王佳芝的感情再深一些,如果在討論時,他能對其他同學承認說,他喜歡她,刺殺計劃後,不管王佳芝有沒有和易先生上床,他希望向王佳芝求婚。如果是這樣,就算易先生突然搬回上海,鄺裕民和王佳芝就能有個美滿的結果。(然後happy end,但電影本身變得很噁爛,所以諸如此類的幻想是失敗的。)

這只是阿Q式的異想,其實鄺裕民對王佳芝的感情沒有那麼深,也許互有好感,還曖昧著,還隱諱著,雙方都沒有對對方互訴衷情,什麼都模模糊糊的,怎麼可能叫鄺裕民拿出那麼大的勇氣對王佳芝訴情衷呢?

所以,王佳芝只好飲恨把初夜送給梁潤生,鄺裕民黯然退出王佳芝的世界。從這一刻起,王佳芝和鄺裕民已經沒可能了。

除了苦澀難言的恨意,我私心覺得,鄺裕民也配不上王佳芝。

這群天真的愛國青年,幼稚的暗殺行動,從鄺裕民的熱血情懷開始,但支撐住它的只有王佳芝。當所有人熱切的手搭著手,決心加入時,王佳芝是最後一個伸出手,柔情似水的說:我和你們在一起。

鄺裕民像是一輪耀眼的太陽吧,那時在王佳芝心裡。

誰不愛鄺裕民?他如此英俊,在社團圈子裡位居要角,身懷一股浪漫的愛國情操,還有一個靦懷不已,戰死異地的哥哥。還說要刺殺漢奸呢!

多天真多浪漫,雖然事到臨頭,一點也不濟事,操練過的台詞,到頭來說的荒腔走板,什麼「進出口,兼做貿易。」一開口就顯得幼稚。

可王佳芝卻當真鑽進了那角色,取信了易先生易太太,她憑的是什麼?

她懂吃,她懂穿,聰明機警,應答如流,說的頭頭是道。這顯示了她原來的出身並不差,爸爸有錢帶兒子去英國,又供女兒在香港讀大學,她家世在當時來說,自然不差。她童年生活應該是富裕的、快樂的、無憂無愁的吧?!

可是她被拋棄了,一個被父親拋棄的千金小姐,仍然深愛她爸爸,獨自一人在戲院裡哭的肝腸寸斷。

鄺裕民是一團耀眼的美夢,那易先生對王佳芝而言又算是什麼呢?

「他一走出來,身上流露出一股莫名的狠勁」我常在奇摩搜尋到的評論,大概是這麼寫的。

我自己親眼看到的易先生,有狠勁嗎?

有有有有有,有的。

但也很靜默,很神祕,行事如風,猜不透到底在想什麼,有剛勁,卻也陰沉。(是梁朝偉演的嘛,簡直帥的一踏糊塗,亂七八糟,粗野一點的說,大概走經過他身邊就高潮了,真是折煞人,一百個沒話說。)

梁朝偉說他為了擺脫以往演戲的習慣,下了很大的功夫,從他走路的姿態,那些眼神,真的看得出那些蛻變,跟以往的梁朝偉不太一樣。他的內斂,使得他更加神祕難測。

王佳芝評價易先生,是一句:跟想的不太一樣。

其實這群愛國青年,原本應該不是打算色誘易先生。只是想藉著麥太太的角色,打進易先生易太太家的圈子。可王佳芝嗅出了易先生對她的興趣,才自然而然轉成美人計的戲碼。

這群愛國青年根本沒什麼嚴密的計劃(因為太嫰了,沒那種腦筋),所幸王佳芝出身不差,氣質不俗,以她自身的聰慧和見識,打進了富太太的圈子。整個計劃從青年群體戰,變成王佳芝一個人獨挑大樑。

我覺得,王佳芝這句「跟想像中不太一樣」,也許暗暗意味著,易先生已然吸引了她,只是她不自覺,其實在那第一眼,也許她內心深處某根極其隱諱的情弦已經被稍稍碰了一下,很輕微,並不明顯。

不過,這對她的角色很有幫助,她是麥太太嘛,易先生對她起了一絲興趣,這個打麻將不停輸錢的年輕少婦,他一坐下來就興味盎然的餵牌給她,做的如此明顯,牌桌上所有女人都發現了。王佳芝毫不遲疑立刻抓住了這機會,偷偷留了電話號碼給他。

為什麼她可以毫不遲疑?都不害怕?

一則可以為她喝采,媽的,她實在太聰慧了。(比較起鄺裕民的純情愛國夢,她可是真槍實彈的站在刺殺行動最前面,面對這群爾虞我詐的富太太們和情報頭子,還幹的有聲有色。)

一則可以揣想,其實她對易先生也有一絲好奇。易先生對她的勾引,也是幽微浪漫的,一起去西裝店挑料子,訂西服,她在他面前,躲進更衣簾後寬衣解帶,換了一身惹人發狂的緊身旗袍出來。

易先生既有色慾,又帶佔有的說:「穿著,別脫下。」

多香豔啊!香豔刺激又不下流,那樣的眼眸流轉,如許深意,那個女人禁得起這樣雷霆萬鈞又輕如鴻毛的勾引?就算王佳芝無意,也被這話勾的心頭震顫。

戲是假的,情是真的,一點也不錯。

像王佳芝這樣的女學生來扮演麥太太,如果一心記掛著暗殺行動,絕不可能不被易先生這樣的老江湖識破。王佳芝之所以沒被識破,那是因為在接近他的過程中,她的心房也隨之開啟了,她告訴他她喜歡看電影,那可是實話,抱怨小麥總是冷落她,那也是實話。

我猜她嘴裡抱怨的,其實是她爸爸,只不過藉著偽裝的身份,說成了她丈夫小麥,剛剛好恰如其份,也具真實感。

如果不是捧著真心去色誘易先生,她幹嘛說那些亦真亦假的話,真情流露的,讓易先生也卸下心防?

計劃發展到這裡,可能不得不當他的情婦了,她必需破身。

這裡的發展也令我驚訝。到底是什麼支撐著王佳芝繼續下去?我常想著,其實這時候還可以回頭啊!她隨時可以大吼著對她同伴說:老娘不幹了。

因為進行到這個地步,就不可以反悔了嗎?為什麼沒有拒絕?她那來的勇氣獻身給梁潤生,而且清楚明白,接下來還要獻身給易先生?

這時候的她,並沒有愛上易先生,而鄺裕民畏畏縮縮的,也沒有回報她夢想的愛情。她的愛國情操,有到這麼不顧一切的地步嗎?

還是她那時已經投入在麥太太的角色昏了頭,產生了不可迴避的錯覺,所以僅僅只是平靜的、飲恨的問:「是那一個?」然後就壓抑的把自己交給梁潤生,公事公辦的辦完那回事,徹徹底底把自己初夜獻給了莫名其妙的愛國使命感。

那一刻,她有沒有問過自己為什麼?有沒有覺得自己快瘋了?這大概是我最不了解的一部份,深深覺得,也許我不是那時代的人,無法了解那種大環境給人的逼迫,想要什麼不能要,想做什麼不能做,所有情感都躲躲藏藏的,愛國心底下,傷的千瘡百孔。

那之後易先生一家驟離,王佳芝的崩潰,深沉惱恨,眾人的無措,全因為大家集體殺了老曹,終於得到一些釋放的痛快。(我是指身為觀眾的我,因為刺殺案太烏龍,太荒唐,太幼稚了,這時候殺一個人,總算得到一些些模糊的安慰。)

王佳芝離開學校,努力忘掉這一切也是自然的。

只是,這場荒唐的刺殺計劃,在她心上劃了一道長長的缺口。我想她夜深人靜時不小心想起這一段,一定非常痛苦難堪。因而鄺裕民三年後又找上她,告訴她,那件事還沒有結束,希望她繼續扮演麥太太時,她答應了。

我覺得,這並非為了鄺裕民。也無關鄺裕民的出現。

經過了三年,我猜她對鄺裕民懷抱的美夢已經醒得差不多了,可是那道長長的缺口依然百轉千回的刺痛她,因為,太荒唐了。

如果答應繼續假扮麥太太,她的荒唐就有了理由,有了代價,她終於有機會擺脫那場不堪的惡夢。這時候,就算刺殺行動最後失敗,她也算是成仁取義。也許她可以從那份羞恥的地獄裡解脫。

不再是為了成全鄺裕的愛國夢,這一回,她有為了自己,一定非得去做的理由。而且這回不再是獨自摸索,等著怎麼接近易先生易太太,再慢慢來設想接下來應該如何如何,這回她一踏進易家,完完全全就是衝著易先生而來,憑藉她的美色。

易先生果然沒有忘了她,即使隔了三年,他一走進家門,隱隱聽見牌桌上傳來的交談聲,王佳芝的聲音響起,立刻勾動起他的好奇,他心癢難耐的踱到客廳去,一看,果然是她。

如此深沉的男人,也有動情的時候啊!

看到他旋踵尋覓王佳芝的倩影,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只是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對在底下看戲的我而來,已然是千言萬語。

在第一場情慾戲,我並不覺得那僅僅只是一逞獸慾的暴力。那裡有易先生的怒氣,為什麼發怒?他當然沒有說。因為沒有說,所以激起更多想像的空間。

也許他氣的是自己動了情,也許他氣王佳芝勾動他太多情緒,也許他氣王佳芝的不坦誠,非逼得他主動出手。

這都是我個人的想像。

我認為第一場情慾戲裡,易先生就對王佳芝動情了,若沒有感情,何需那樣憤怒?以後來兩人交手的情形看來,易先生並非天生的性虐狂,並非是依賴性虐才能達到高潮的人,所以我猜他的暴力應該來自於怒氣。

麥太太來了一兩個月,整天就是周旋在富太太之間,那個第一次共進晚餐後,直接問他要不要進來喝杯茶的大膽少婦,這回行動倒是收斂了。

不曉得易先生是怎麼想的,他有沒有暗自期待王佳芝主動過來勾引他?有沒有暗自生氣王佳芝太熱衷於跑單幫,應酬貴婦,卻似乎忘了他們三年前曾經愉快的共進晚餐,那時候,他們彼此都那麼難得的流露真心。

易先生對她說:「有那麼難嗎?」

這話指的是什麼?什麼事足以用「有那麼難嗎?」這一句來蓋括一切?那不就證明了易先生對她的感情,在第一場情慾戲時早就一發不可收拾嗎?

這是壓抑等待解放的第一刻,裡頭流動的感情也好,慾望也好,早就鬱積多時,這只是一個開端,雖然暴力,但沒有絲毫矯飾,這也是一種真情流露。

王佳芝對他說:她恨他。

說著這樣的話,在易先生耳裡聽來,就像她愛他一樣的甜蜜。

說著這話的王佳芝,芳心深處,也早就是他的女人了吧?!

就是愛上了,才恨的牙癢癢。易先生像蛇一樣,鑽進她身體,也鑽進她心底,王佳芝失控對著老吳和鄺裕民嘶吼時,她的心早就淪落了,她想要力持理性,卻很吃力很辛苦很矛盾很痛苦。

在第二場情慾戲裡,他們都被自身的矛盾,折磨的欲生欲死。

我必須說,這三場情慾戲實在是太驚心動魄,太極致的表演了。看完後,我才理解為什麼某些記者會大吃一驚,猜想這是不是真槍實彈的演出。

離開電影院後,湯唯的表情,梁朝偉的表情,一直在我腦海裡鑽進鑽出。怎麼樣才叫痛苦折磨,怎樣麼才叫掙扎扭曲,這麼意象的內心世界,透過這些情慾戲,真真實實轉化成具體的形象呈現出來。那裡每一個喘息,每一個姿態,每一個表情完完全全結結實實打進我心底。從他們的肢體,感受到的卻是深沉的內心,這三場情慾戲,既是全片的高潮,也完全說服了我,原來這麼生猛赤裸的床戲,要訴說傳達的,可以不是情慾,不是那種肉體的交纏,雖然它真的很激烈,但更激烈的是他們從壓抑到解放的種種情感。

這種情慾到底會不會使人產生興奮?

於我自己來說,當下是不會。

可是其實說實在,我實話實說,離開電影院後,種種畫面一直停格在我腦海裡,各式各樣的片段,也包括了那些情慾的畫面,老實說,如果一直沉浸在其中,回想久了,真的有一點點喘。真的,實在太刺激了。(好啦,其實我本身是色女。)

湯唯和梁朝偉,真的很了不起,他們的肢體動作,看完電影三天,到如今我已經忘的差不多了,但他們當時臉上的表情,還是雙眼一閉立刻浮現出來,太太太太……難忘了。

我看到一篇報導,來自一個名叫「妮可兒」的作者,篇名叫做「鑽進心裡的—-【色,戒】」,在奇摩新聞看到的(編按:本篇為東森新聞報的論壇文章,網址為http://www.ettoday.com/2007/10/04/10845-2166569.htm,授權奇摩刊登。)。裡頭說到王佳芝唱「天涯歌女」的一段,很動人,我直接引述過來:

直到王佳芝唱了「天涯歌女」,到此,我看到了易先生對於王佳芝的愛,成了真的。這是我最愛的一幕,王佳芝唱歌的音調和表情,唱到易先生心坎裡了。

天涯呀海角覓呀覓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奏琴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哎呀 哎呀 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家山呀北望淚呀淚沾襟小妹妹想郎直到今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哎呀 哎呀 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人生呀誰不惜呀惜青春小妹妹似線郎似針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哎呀 哎呀 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

那一幕,王佳芝表演得如同求愛的小女人,把手輕輕放在易先生手上,易先生輕撫著王佳芝的手,眼眶是濕的,原本暴力的愛消失了,兩人將手握在一起,王佳芝躺在易先生的懷裡,憐惜變成真的。我手上的雞皮疙瘩也是真的。

在這一段,梁朝偉的眼神,對王佳芝的愛情潰堤而出,終於再也掩藏不住。儘管他極力壓抑,但這樣壓抑反叫人神魂顛倒。我在電影院裡,看到這一段,眼眶也是溼潤的。

李安說,他拍這部戲時,隨時都有想哭的衝動。

我好像可以理解一點點,就算到了現在,我看完片子已經三天了,一想到它,一看到某些評論,還是有種想哭的衝動。何況是親手打造這部戲的人?何況是親身參與演出的演員們呢?

也就是這樣壓抑的情感,在片中每個人身上處處可見,所以說,這是部非常華人的片子,所以對西方人來說,裡頭深藏的情感實在太難懂了,沒有東方人的思維,能看得懂一半就該偷笑吧!我很贊同李安這種說法。

最後的結局,留下了許多遺憾,這些遺憾怖置的巧妙,令人鼻酸,難以釋懷,不知道這是不是導演原本就設定好的初衷?如果是,導演未免太殘忍,非要把觀看電影的觀眾也踹下萬丈深淵,踹下地獄去似的。

王佳芝被捕後,易先生連審訊也不肯,直接賜她個死。

就是這裡,最是令人干腸寸斷。

如果易先生親自到地下室去審訊她,他會說什麼呢?王佳芝會說什麼呢?如果易先生心軟了,決定放她一條生路,那怕從今只把她鎖在一個小房間,徹底把她當作洩慾的對象來報復,他們還有沒有可能繼續這段痛不欲生的愛戀?

王佳芝最後和鄺裕民彼此對視,眼神沒有畏懼,也許死亡對他們來說反而是解脫吧。對鄺裕民也許是成仁取義,對王佳芝則是從地獄裡被釋放。

對易先生又是如何呢?他獨坐王佳芝的房間裡,易太太問他怎麼了,他抬起發紅的眼眶,眼底無盡哀傷,只叫易太太別問,回牌桌上打牌。

那一瞬間,易太太就懂了,她是個懂事的太太,也許和易先生之間沒有糾纏折磨的愛戀,卻是真真正正陪伴他終生的親人,和這樣深沉的男人相伴白首,並不是個簡單的女人。

易先生這樣的角色,實在是太吸引人,太具魅力了吧!個性陽剛,面目陰狠,神祕難測,冷酷無情。這樣的情報頭子,卻對女特務動了真情,眼裡的溫柔深情忽然釋放,真是顛倒眾生。

在珠寶店裡,梁朝偉的宇宙超極無敵電眼發威,連李安導演也說,沒有一個女人在那種眼神底下還跑得了。啊,確實如此。

【色,戒】原著小說中,王佳芝對易先生輕聲說:「快走。」

在看電影時,我早就有預期會聽到這句話。

跟隨著電影起伏總算來到那一刻,易先生的深深情意,王佳芝的掙扎纏綿,進而從口中輕輕低吟出微弱的「快走。」兩個字,我心臟簡直快停了。

沒想到接下來梁朝偉逃跑跳車的速度比我的心跳還快,足見他為了活下來,承受的恐懼有多深。

這一瞬,果然真是雷霆萬鈞,不負眾望啊。

啊,走出電影院已經三天了。

到今天,我總算可以很肯定的對自己說:好看。這部片很好看,我真等不及先生從大陸回來,一起再看第二次了。沒枉費我期待這麼久,回到家,這部片依然在我腦海中持續發酵,我很享受,看第二次時,我期待更輕鬆的回味每一個片段,它真的很合我的胃,百分之百是我的菜。

●東森論壇徵稿區→http://www.ettoday.com/write/ ●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ettoday.com

(●作者淺,女,北縣中和,大畢,家庭主婦。本文為ETtoday.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conni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