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與現代的町區-西門町二三事

因為工作的關係偶爾需要在台北過夜,而我在台北落腳地就是西門町。西門町那些希奇古怪日本街頭風對我這種正經八百的人來說非常格格不入,剛開始我也不甚喜歡這個地方。不喜歡的原因有三,第一是太擁擠、第二是太髒,還有一堆流浪漢在垃圾桶裡翻找著可以變賣的瓶罐、第三這裡暗藏著情色交易的紅燈區,不是那麼安全的地方。無奈小姐我口袋空空,住不起信義計畫區的高級住宅,所以索性就去適應這個偶爾休息、駐腳的地方。

 

每當我從捷運站步行回我那小小的套房時,我總是快步通行穿越人群,一點都不眷戀那屬於十七八歲少男女的"町區"。但我非常觀察從我身邊擦身而過形形色色的人,然後在腦海裡編織他們的背景與故事。很奇怪地,我開始喜歡這個地方! 今天我又看到一個老先生,慢慢地騎著電動三輪車穿越徒步區,背後載著一個表情呆滯的青年,或許是他兒子。兩人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互動,可是我看了超感動。那是一幅很強烈的對比,在熱鬧喧嘩的徒步區中,他們彷彿置身另一個世界,我看著他們,而他們也看著人群。或許只是晚餐後的散步;或許他們想從人群中獲得一點活力注入他們無奈又無言的生活。如果我是一個攝影師,我真想把這畫面拍下來,可惜腦海裡面構圖很棒,實際上就沒啥說服力了。

 

西門町有很多小巷道,只要你有勇氣(尤其是獨自一人在夜晚時刻)深入探險,其實可以發現許多美味的小吃店,有時老闆還會用很道上兄弟的語氣詢問你牛肉麵要不要加辣!更有些打扮火辣、濃妝豔抹的老闆娘嬌嗔地問你魯味裡面要不要加酸菜。在這裡人人努力的過著生活,不論他們從事什麼行業,那種小人物在身上刺青的背後故事應該很精采,但他們似乎也希望那些陳年往事能就此掩埋在那汗水浸濕的白汗衫下。這裡應該是寫作題材、靈感啟發的寶地啊。

因為工作的關係偶爾需要在台北過夜,而我在台北落腳地就是西門町。西門町那些希奇古怪日本街頭風對我這種正經八百非常格格不入,剛開始我也不甚喜歡這個地方。不喜歡的原因有三,第一是太擁擠、第二是太髒,還有一堆流浪漢在垃圾桶裡翻找著可以變賣的瓶罐、第三這裡是暗藏著情色交易的紅燈區,不是那麼安全的地方。無奈小姐我口袋空空,住不起信義計畫區的高級住宅,所以索性就去適應這個偶爾休息、駐腳的地方。

 

每當我從捷運站步行回我那小小的套房時,我總是快步通行穿越人群,一點都不眷戀那屬於十七八歲少男女的"町區"。但我非常觀察從我身邊擦身而過形形色色的人,然後在腦海裡編織他們的背景與故事。很奇怪地,我開始喜歡這個地方! 今天我又看到一個老先生,慢慢地騎著電動三輪車穿越徒步區,背後載著一個表情呆滯的青年,或許是他兒子。兩人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互動,可是我看了超感動。那是一幅很強烈的對比,在熱鬧喧嘩的徒步區中,他們彷彿置身另一個世界,我看著他們,而他們也看著人群。或許只是晚餐後的散步;或許他們想從人群中獲得一點活力注入他們無奈又無言的生活。如果我是一個攝影師,我真想把這畫面拍下來,可惜腦海裡面構圖很棒,實際上就沒啥說服力了。

 

西門町有很多小巷道,只要你有勇氣(尤其是獨自一人在夜晚時刻)深入探險,其實可以發現許多美味的小吃店,有時老闆還會用很道上兄弟的語氣詢問你牛肉麵要不要加辣!更有些打扮火辣、濃妝豔抹的老闆娘嬌嗔地問你魯味裡面要不要加酸菜。在這裡人人努力的過著生活,不論他們從事什麼行業,那種小人物在身上刺青的背後故事應該很精采,但他們似乎也希望那些陳年往事能就此掩埋在那汗水浸濕的白汗衫下。這裡應該是寫作題材、靈感啟發的寶地啊。

 

conni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