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的工作真的不是人幹的~並不是自己不能勝任現在的工作,而是不能適應這樣的批判鬥爭的工作環境!同事很好,大家合作愉快,但是我們那白爛的主管就像是共產黨似的,壓榨我們、威脅我們挑別人的毛病,還三不五時地要跟我們個別面談,談的都是負面的人事問題。佛陀啊~您要是有靈,我不奢求您來處罰這白爛人渣(因為會髒了您的手),只求您將我們從這痛苦深淵解救!阿~彌~陀~佛~

conni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看到新聞報導得知我們五、六年級生皆讀過撰寫「下雨天,真好」的女作家過世了,享年90歲。她的逝去給了我許多感觸,一半是想起我國中時對她所有散文集的迷戀,另一半是感慨現今台灣文壇中已不見當時散文作家的文學修養及程度,更憂心時下學童已漸漸遠離所謂的正統文學教育。

回想當年,當國中同學都還在上課中偷偷在桌子底下看瓊瑤小說時,我卻對散文有極大的迷戀,而啟蒙我對散文的興趣正是琦君。國中的時候我的作文程度僅算中上,作文課有時要寫評論文,有時是抒情文。我的評論文總是寫的很差,但每當老師要我們寫抒情文時,我就很開心且很努力地用盡所有我能運用的優雅詞句拼湊出一篇文章。或許正值多愁善感的年紀,抒情散文對我有極大的吸引力,每每閱讀琦君的作品,我總能幻想自己身在其中,像是「看著」她筆下所描繪的純樸浙江、熱鬧杭州及時髦上海。我的思緒悠游在她筆下所描寫的人、事、物,彷彿自己變成了琦君,順著她對桂花雨的興奮、對母親的牽掛、對姨娘的愛恨複雜情緒而起伏。

conni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